搜索 解放軍報

家訓無聲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培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6-24 15:49

家訓無聲

■李培

1979年7月1日,我的爺爺李傳昌換上了他平時捨不得穿的老軍裝,鄭重地向村黨支部交了厚厚的一疊黨費。那些黨費,他攢了11年。後來,他不止一次地告訴兒孫,那天,他獲得了新生,以後“七一”就是他的第二個生日。

在那之前的動亂年代裏,爺爺失去了黨籍。爺爺不甘心脱離黨組織,每到黨的組織活動時,即便沒人通知他或者被多次拒絕,他還是倔強地要去參加。他也會在家認認真真地學黨章、工工整整地寫心得,哪怕沒人再收他的思想彙報。看着他那厚厚一摞思想彙報,奶奶曾表示不理解。“這些思想彙報,讓我時刻記着自己是個黨員。”爺爺的回答堅定而純粹。

後來,爺爺開始給奶奶和孩子們講黨史、講軍史、講戰友的英雄故事。他最欣慰的是,孩子們樂在其中,常常會追問故事裏的細節。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孩子們平時沒什麼娛樂活動,更缺少兒童畫冊和故事書,爺爺講的黨員和戰爭故事讓孩子們百聽不厭。那些故事也陪伴了他們的童年,化作一顆顆夢想當兵的種子……

那段時間,爺爺還被取消了補貼待遇,家裏的日子也漸漸緊巴起來。

“再困難,黨費也得交!”即便生活窘迫到吃糠咽菜的地步,爺爺也要每月把黨費按時放進一個他從朝鮮戰場上繳獲的鐵皮盒子中。

靠着爺爺幹農活和奶奶做針線活的微薄收入,一大家子的生活艱難維持着。1973年春節前夕,奶奶曾提出想臨時借用爺爺積攢的黨費,改善一下伙食,讓孩子們過個好年,以後再補上。爺爺堅決不肯。

後來,爺爺忍痛變賣了他之前因為作戰英勇獲得的獎勵——一塊繳獲的名牌手錶。換到錢後,他第一時間將當月要交的黨費存入他的“黨費賬户”。餘下的錢,奶奶只夠補貼家用。那一年,全家的年夜飯沒有一丁點葷腥。

奶奶對爺爺的固執極不理解。一個父親,怎麼連孩子們過節時這點願望都不滿足?爺爺呵呵一笑,説:“娃啊,就不能嬌氣。吃不得苦、受不了罪,以後怎麼去當兵?”

1979年,爺爺恢復了黨員身份。老單位多次提出要給爺爺補償相關待遇,爺爺總是婉拒。爺爺説,自己能在戰場上活下來就是一種幸運,怎麼好意思再提條件,唯有以更加嚴格的標準不斷鞭策自己,才對得起那些犧牲的戰友,才對得起“黨員”二字。

當年的7月1日,爺爺把積攢多年的黨費鄭重交給組織。“迴歸組織啦!”他高興地喊道。陪爺爺去交黨費的奶奶,至今還記得村支書的驚愕:在那段特殊的日子中,這位老黨員一直默默堅守着自己的黨員身份!“這些黨費是我這些年堅定跟着黨的見證,只要黨費在,就證明我從未缺席。”爺爺認真地説着。那一刻,奶奶也終於理解了爺爺攢黨費時的固執。

1999年,爺爺被確診為肺癌。住院期間,醫生護士經常找不到他。全家人尋找了幾回,每次都能在一個立交橋建築工地找到爺爺。

原來,閒不住的爺爺發現工人們在施工過程中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鐵道兵工程師出身的他一下子來了精神,便在工地上幫助工人們出點子、想方案。看工地人手不夠時,他還會忍着病痛幫着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考慮到爺爺身體不好,家人一開始還勸阻,可固執的爺爺哪裏聽勸,只要做完治療,他總會來到工地進行義務勞動。再後來,家人便不再幹涉,由着他去施工現場。年輕時的爺爺,冒着敵機轟炸,和戰友們在朝鮮架設清川江大橋。年邁如同風中之燭的他,想發揮自己的餘熱去參與家鄉立交橋的建設,家人們怎能再去阻攔?

爺爺沒能等到立交橋建成,就去世了。家人們明白,那座立交橋凝聚了爺爺這位老黨員對家鄉建設的殷殷期盼。

爺爺在世時常説,朝鮮戰爭時,吃了海上弱的虧,敵軍人員、補給源源不斷從海上開來……家裏的子孫們,都去當海軍,以後在海上贏回來!

在爺爺的影響下,1981年,姑姑考上了軍校,畢業後一直紮根基層。服役30多年來,她上島礁、下連隊、進艙室,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地為海軍官兵進行醫療保障。1993年,叔叔參軍分配到北海艦隊。服役期間,他參加了首次中俄聯演等重大演訓,並榮立三等功。2010年,我也加入了海軍潛艇部隊。也正是因為家人的這份軍旅情懷、海軍情結,海軍官兵也成了親人們的擇偶首選,姑父、妹夫也都是海軍。和軍校失之交臂的父親,雖然未圓軍旅夢,但堅守了近30年的徵兵體檢工作崗位。

而今,爺爺攢黨費的故事和他的言傳身教,都已經化作了無聲的家訓,將共產黨員的品格深深地烙印在我們心中。我知道,這無聲家訓一定會指引我們不斷前行!一定會!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